1111 他们才是今天头条!

首页

2018-11-27

  其实,今天还是一个特别的日子:人民空军的生日。 1949年11月11日,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司令部成立,从此我们告别了没有空中防御的历史。

  在69年的奔腾岁月里,中国空军领域涌现了太多可歌可泣的人物。 而他的团队,让中国拥有了世界上最先进的战斗机。

  在《百家讲坛》系列主题我们的大学上,他讲起了自己开了挂的求学经历,为众人打开了窥探学霸世界的新大门:  填报志愿的时候,也没有什么准备,北大、清华一填,后面就随便写了几所学校。

再后来成绩下来了,还挺好,离北大清华和科大少年班的录取线也就差个一两分。   在三国时代,每当赵云出现在战场,他总是横冲直撞,所向披靡,如入无人之境。 刘玄德一见倾心,曹孟德终生挂怀。

  眼看着一块绝世好玉,因为一点瑕疵未能满足要求,几所大学的招生老师都格外惋惜,其中西北工业大学实在不忍放弃,于是便向系主任罗时钧请示。   罗时钧是中国空气动力学的奠基人,他本身也是色弱,在听完情况后,立即要求破格录取杨伟,而且就招到他的专业。

  当接到录取通知书时,杨伟已经在高中上了一个月,他高兴得向大家挥手告别,从此迈入了中国的西北工业大学,成为了那一届空气动力学专业最小的学生。   也许我们该庆幸杨伟进入的是西工大,如果他被其他大学录取,他的人生会异彩纷呈,但很可能无法成为现在的歼20总师。

  西北工业大学,是中国唯一一所同时发展航空、航天、航海工程的重点大学,为国家培养了众多三航领域的巨人。

  22岁时,杨伟硕士研究生毕业,进入了航空工业成都所。 年少时的杨伟本想做一名飞行员,但因为色弱的原因未能实现。

  当时的杨伟被领导们寄予厚望,直接被分配到了核心课题组,研究当时国内空白的数字式电传飞控系统。

  数字式电传飞控系统,被称为战机的的四大关键技术之一,就是用计算机来控制飞机。 只有掌握了这项技术,才敢说自家的战机达到了国际水平。

  许多发达国家在研究这项高端技术时都历经挫折,他们当然不相信落后的中国能够研制出这项技术。 有不少外国专家断言:中国研制战机只是小学阶段,不可能突破电传操纵的难关。

  没错,当时的中国确实处于小学水平,但我们的科研人员从来不识时务,明知山有虎豹豺狼,偏偏憨直地前行。

  结果,仅仅两个月之后,杨伟就和队友们完成了第一个课题:飞机紊流影响分析,为研制飞控系统迈出了一大步。

  面对着如此的信任,杨伟心怀感激,更加奋力前行。

然而,正当杨伟准备大展拳脚的时候,意外发生了,而这场意外,差点影响了他的人生。

  前段时间,离职的事件刷爆网络。 原本是西安航天动力研究所的科研人员,年薪12万,但在跳槽后,年薪高达百万。   一位李姓的研究员在采访时说道:在当时,打个短工,至少一个月可以挣1000元。

在研究所,可能我们的收入只有100多。

  收入的巨大差距让很多研究人员内心波动,杨伟也是其中之一。

为了应付生活的柴米油盐,他只能在研发的同时做一些兼职,通过技术服务和咨询工作提升收入。   以杨伟的技术水平,前往日本能够轻易地获得几十倍的收入。 但在一番思考后,杨伟拒绝了这种提议,而且劝说妻子回到了中国。   后来,杨伟在同事的劝说下猛然惊醒,他发现如果继续兼职,很可能无法完成国家的重托。

于是,他放弃了外部的工作,并说服同事们全身心地投入到了研发中。

  经过了无数个不眠之夜,他们攻克了一个个难关,掌握了飞控系统的核心技术,并研究出了一流的模拟设备,确保了战斗机的顺利研发。   1998年3月23日,歼10战机首次试飞,这是中国航空的一个飞跃。

首席试飞员雷强在走下飞机后激动地说道:这才是真正的战斗机。   曾经的中国被嘲笑为没有翅膀的雄鹰,而现在,我们不仅有了翅膀,而且是世界上最硬的翅膀。 我们终于可以驾驶着这些雄鹰翱翔蓝天,更好地保家卫国。   由于杨伟团队贡献突出,杨伟本人不断升迁。

等到1988年时,他已经成为了成都飞机设计研究所副所长、副总设计师。

2001年1月,他又变副为正,成为了总设计师。   更高的职位,意味着更大的责任。

杨伟的肩膀上同时挑起了两项重担,他是歼10双座战机的总设计师,也是枭龙战机的总设计师。

  从此之后,设计大楼的灯火总是长夜不熄。 多少个深夜,只有月亮与他们相伴,而他们根本没有时间为了赏月走到窗前。   他们不断地调研总结讨论,攻关验证优化,突破一个又一个关隘。 成都飞机设计研究所又名611所,而他们线个小时。   等到了攻坚阶段,他们又变成了711甚至712。 分秒必争地进行着最后地冲刺,用满腔的热爱激励着自己不断向前。   2003年,歼10双座战机和枭龙战机接连试飞成功。

望着天空中的雄鹰,杨伟难抑心中的激动,他甚至不晓得眼泪是否落下。   当飞机安全落地的时候,那种压力突然地释放,是非常非常难以表达的一种心情。 认真讲,我觉得我是把嘴唇咬破了,但是哭没哭我不知道。   战机对于中国来说,原本是空白的领域。

国外对我们技术封锁,国内没有专家可以交流,但杨伟的团队硬是通过不懈努力填补了这片空白,造出了一片山围水绕鸟语花香的陆地。   尽管杨伟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天才,但他今天的成功也离不开努力。

多年以来,他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,早已养成了习惯。 曾经有记者问他是否疲倦,他说道:  就是你身体得好,第二个还要有一个精神基础,就是你还得有一个追求,是自愿干一件事情的时候,实际上它没有这个元素,累的元素。   在歼20之后,中国的战机已经达到了世界先进水平。

但即便是全民骄傲的歼20,也达不到杨总师心中的梦。

  如果有一天我们搞一型飞机,人家说这是一个标准,人家以后的能力按照我们的标准靠,我觉得这就是我们的超越了。 这就是说我们说的由我们来引领整个战斗机的发展,最后这个战斗机的标准由我们中国来制定。

  让中国来制定未来战机的标准,这应该是每一个中国人的梦。

在未来几年,杨总师将带领团队,继续为我们造梦,而这场梦一定会实现。   因为我们中国的科研精神薪火传承,始终不畏艰险,勇于攀登,即便在一无所有的情况,我们也会用自强不息的气魄追赶上曾经遥不可及的对手。   从1949年到2018年,中国的空军力量从弱小逐渐走向强大,如今更跻身为世界上最顶尖的空军大国。 69年的峥嵘时光,数不清的风雨兼程,才有了我们今天的旭日东升。